寺庙成了新的流量密码,“佛”也不能免俗

作者:陈文琦      来源:深响      2021-09-16 22:11:20

“别爱太满,别睡太晚。”

“想想看自己有多少时间浪费在了回头上。”

“你不能等到生活不再艰难了,再决定让自己快乐起来。”

......

带有禅意的人生哲理的文案,抒情空灵的歌曲配乐,慢镜头下古色古香的寺庙飞檐、牌匾、僧袍飘扬的一角——这是短视频平台上新的流量密码。

9月2日的涨粉达人榜中,禅意内容创作者 @释慧海 一天内涨粉55.6万,位列全平台第二(数据来源:飞瓜数据)。这一天,这个账号只发布了一条两句歌词长的视频,配合文字:“想你站在顶峰,想你辉煌,想你熠熠发光;但更希望你真心快乐,希望你注重情绪,希望你身体健康”,便获得了32.4万点赞,4.4万的评论。

有粉丝留言:“师傅,愿望是努力就会实现的吗?” 释慧海回复道:“如果你是真的愿意去努力,你人生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大器晚成。”

在他的留言区,总有许多人表达对生活、情感、工作的种种无奈和困惑,释慧海则常常作为一名解惑者的形象出现。面对世间纷纷扰扰,师父舌灿莲花,只字片语就是人生箴言。

于是粉丝们纷纷留言:“我悟了。”

1

泛佛、佛媛、引流

从去年3月份开始发布此类内容 @释慧海 已经积累了五百多万粉丝。账号的内容也从简单的静态照片拼接加配乐,发展成了明显更有摄影技巧的视频影像。不变的是这「淡泊宁静」「从容处之」的氛围感。

据抖音视频位置显示以及《南方周末》一篇报道,释慧海是浙江省永康市普照禅寺住持。在新冠疫情期间,寺庙冷冷清清,这位曾经的摄影爱好者被弟子安利了短视频平台,这才开始发布佛法和国学相关内容。结果,带有独特个人风格的视频让他迅速走红,平实温暖的文案也让粉丝留了下来。

目前,相似账号有不少。@灵隐、@普陀山上、@五台山禅心 等账号都在抖音上通过发布此类内容获得了一众“虔诚”的粉丝信众。

在抖音和快手上搜索关键词“少林寺”,会有一系列武僧账号出现,其中有名的账号有 @少林寺释延淀和他年仅4岁的小徒弟 @少林三宝。两个账号经常联动,展示功夫、练功日常和师徒互动的温馨小剧场。释延淀和三宝的抖音账号分别有386.8万和226.4万粉丝。

年轻武僧 @少林寺释延霈 的账号也颇受欢迎,拥有超过80万粉丝。释延霈的自我介绍里写到“嵩山少林寺,第三十四代武僧。传承少林功夫,弘扬传统文化。”这位长相帅气的武僧会拍展示武艺的视频,偶尔也露露腹肌。

少林寺武僧们俨然已经形成了一个传播矩阵。

除了短视频平台,一些著名寺庙也早就入驻了微信公众号,一来是方便香客和游客了解景区,一来是普及佛教相关知识。

灵隐寺是这批公众号中最为成熟的,每日都会更新法务法讯、灵隐动态、导游指南等等。这座古刹曾多次面向社会招聘主管文宣和新媒体事务的文职人员。

同在浙江的湖州法华寺也通过微信供公众号发布过招聘启事,面向全社会招聘一名抖音短视频编导。这份朝九晚五、周末双休、月薪上万、社保齐全的工作一度引发热议,令年轻人心生向往。

甚至是在小红书上,一片“纯欲”、“Y2K”、“欧美风”的潮流风向争奇斗艳之中,最有门槛的人设却是“佛媛”。你很难定义“佛系名媛”到底是一个怎样的风格,只知道这些常在经书和茶杯边上摆拍的“善男信女”以一己之力把寺庙和素餐馆变成了网红打卡地。

内容平台上,泛佛教内容背后的创作主体不甚相同:有寺院官方外联部(或是文宣部)、 佛学院、僧人私人账号、专业短视频团队、景区经营者和利益相关方,比如导游或者周边的民宿主。他们经营账号的目的有所差异。

对于寺院来说,短视频平台的自由度和强互动性让更多人打破了对佛教、寺庙、僧人的刻板印象认知,让他们的形象更为亲近、真实,而非仅仅是“与世隔绝的世外高人”形象或是一些社会报道中出现过的”打着佛教幌子的骗子”。

比如释延淀和他的弟子三宝,除了发一些展示功夫和练功的视频,也会有精心编排的小剧场。有时也会玩起网络流行梗,奶声奶气的三宝到处问同门师兄弟,“什么是快乐星球?”

有些僧人出于个人兴趣开始在平台上发布短视频,弘法和分享个人生活两不耽误。在五台山的安觉师父自己打理着一个精舍,以静修为主。他平日里会在抖音、快手、微信视频号上分享一些佛教知识和他的修行日常。

“偶然接触到了这些自媒体,后来通过了解发现(短视频)平台的受众面是那么的广,不乏一些佛教徒和想了解佛教的人。分享这些内容也是希望让有缘的人看到以后,生欢喜心,结一些善缘。”安觉法师告诉「深响」。“欢喜心”是佛教中的一个概念,简单理解就是,“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什么意义,所以内心非常欢喜。”

安觉师父出家已经近20年,平时的学佛的功课也和大家工作学习一样忙忙碌碌,每天基本上是三四点钟就起床,念经打坐,制作供品,清理打扫,日常接待,为大家答疑解惑,和处理各种生活琐事,偶尔下山采购。

“说出家人也好,在家人也好,其实影响是相互的。在家人是我们所说的‘要渡的众生’,他们也是我们的一面镜子,让我们看到自身修行上的不足,也看到众生的需求。”安觉师父说。

短视频平台大大降低了内容创作门槛的需求,也让他和更多人通过网络产生了联结。不过,对于流量和粉丝数,他没有太多的概念,也没有在认真规划和运营,只是在闲暇之时发布一些视频。

但是毫无疑问,一些人是冲着社交媒体平台的流量去的。

景区、民宿、或是在寺庙打卡的网红,希望借助平台曝光量给自己引流,这也无可厚非。疫情之后,旅游景区尚未完全开放,比如五台山,一直在实行实名制分时预约的制度限制客流,大多数旅游大巴都停运了。游客量的骤减让景区周边的商贩收入受到影响,短视频成为吸引粉丝、和潜在顾客保持联系的一种方式。

2

商业的经不好念

泛佛教内容在平台走红,在当今的社会语境下,流量总是与商业价值挂钩。在这一点上,“佛”似乎也不能免俗。直播、植入、卖货都跟着出现了。

在 @灵隐、@普陀山上、@释觉空等账号里,都有好物橱窗的链接,卖的商品多是挂件、福袋等吉祥物件,还有一些佛家相关的书籍和经书。在少林三宝的视频中,也出现了百度AI机器人小度的身影。“三宝也收了一个徒弟。小度小度,少林寺的茅房怎么去?”

一些比较活跃的师父也会频繁开直播间,亲切地叫粉丝“家人”,直播内容大多与佛教知识没有强联系,多是心灵鸡汤式的答疑解惑。

据《南方周末》报道,释慧海曾经做过一次直播,初心是弘扬佛法,但是讲到佛学相关内容的时候,平台跳出禁言警告,他只能匆忙下播。几位佛学相关内容创作者也告诉「深响」,平台对于宗教内容的把控比较严格。

其实寺庙的商业化运作由来已久,但是其与商业之间有着天然矛盾,尺度把握很重要。

宗教团体可以设立基金会,但与一般投资机构不同,这些基金会是以公益慈善为目的,参与非营利性的活动。比如之前受到关注的“玉佛寺资助饿了么”的行为,其实是2009年玉佛寺出资一千万,启动了“ 玉佛禅寺觉群大学生创业基金”项目回馈社会,以银行委贷形式向符合条件的创业者提供贴息贷款,饿了么是受资助的项目之一。这与一级市场通常认知的“天使投资”差别很大。

在自身盈利方面,寺庙通常以门票、供奉、捐款、周边产品售卖等方式来获取收入。像少林寺这样具有极高知名度的大寺,商业化的方式更灵活,比如出版图书、授权IP等等。

中国佛教名山作为地方政府的重点旅游开发圣地,不少曾有过上市计划。但是早在2012年10月,《关于处理涉及佛教寺庙、道教宫观管理有关问题的意见》就有明确规定,“不得将宗教活动场所作为企业资产上市。”

2017年,普陀山旅游以“普旅股份”之名递交招股书,拟申请于上交所上市,后遭到中国佛教协会的公开批评,指出其上市业务虽然表面上未涵括寺院等佛教资产”,但普陀山与佛教不可剥离。隔年,普陀山旅游的上市计划搁浅。

商业的经不好念。

这也是现在一些泛佛教内容虽然的得到了流量,但是在变现上非常克制的原因之一。少林寺的武僧视频矩阵虽然是在名字里打着“少林寺”名号,但并没有官方认证,严格意义上,都是僧人私人行为。

佛的不避世更多体现在传播方式的与时俱进上。从口传心授、文字书籍、到现在的网络内容平台,其实只是传播途径在顺应潮流地现代化,也是宗教与信众的互相需要。

“毕竟现在已经进入了网络社会,佛学也是要与时俱进的。所以使用网络传播佛学,也是一种方法而已。现代人的生活节奏快,所以通过这种网络传播,对于大家来说也是一种方便法门。”五台山知了简舍老板李峰自己也是个学佛之人,他告诉「深响」:“从这个角度说,网络也是我的师父。”

至于泛佛教的内容为什么会吸引到那么多非信徒的受众?究其原因,还是与大众的社会心态相关。

当社会现实和个人追求产生冲突,社会普遍出现一种焦虑心态的时候,内生欲望的不安分尚不能被消解,但生活和工作的压力让部分年轻人产生了一种类似于“逃离世俗”的冲动。“佛系”、“躺平”、“断舍离”、“禅修”等词汇在社交媒体上频繁出现。

清幽古朴的山间禅寺承载了超脱世俗的人生态度。身体到不了,那就联个网,希望在僧人们的只言片语中寻求宽慰和祝福。

安觉说:“好多人只求不学。想要通过烧香拜佛来得到施与。就像每个人都有一亩田,只有你自己去耕耘,它才会有收获。你天天光对着它说,快长庄稼,让我丰收,奇迹并不会发生。你要去除草、施肥、撒种、浇水。”

他总觉得在互联网上,跟关注他的人之间像是“隔了一层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