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院初雪

作者:刘帆      来源:中国作家网      2021-11-29 14:12:34

落雪时节,大片橡树林之静穆,偶有人声之静谧,那方天地之静美,几种元素耦合而成一种气质,委身于书院,便是书院的气质了。

初雪是在夜幕里,悄然落下的。早上醒来,尚未起床,便从朋友圈热闹的图文里,大抵知道北国来了初雪。

北京宋庄的吴幼明感慨:昨夜大雪,院内积雪深可没鞋。俺起床后,开始铲雪,不然没法出门啦。

太行山南段,山西晋城香椿沟,开农家小店的尹素梅喊:山上第一场雪已收到。告诉了山里的人们,天寒地冻来了。

王屋山中上观村的一对青年,大学毕业后回老家把老宅改建成民宿,并命名为“归农花木间”。他们甚是欣喜:今日立冬,初雪正应景。

于是,我猜想,昨夜初雪,书院也应飘雪了。恰巧是立冬节气,在一场雪后,冬季来到书院,来到你我之间。

但书院薄薄的雪,在我到来之前,或被大风吹散,或被阳光消融了吗?我不甘心初雪如此羞赧且躲闪,便急急召唤大家,向山后林间小径寻觅,既是搜罗初雪褪去时的痕迹,也是一次林间的穿行,舒展舒展筋骨。

林间小道,络布山岭。佛潭沟的几个小水库,如一根藤上结的几个瓜蒌,水汪汪的,凌着波褶,在冬阳下闪着内敛的光。水面是结冰,铁青着面色,兀自凝重而肃穆。

风已经有了冬的些许撩辣,吹得脸生疼,手也冷冷的。但水光山色,一切都是那么明亮。蓝天纯净,白云纯净,心地也纯净。

初雪的影踪还是让我们追上了,是在背阴坡的柏树林里,地上还有残雪绘就的花团锦簇。还有几株柏树的树干上,镶嵌着厚厚薄薄的雪。

见证了,也便放下。一心于初冬林间的漫步。

岭下的农田,是王屋山蔬菜制种基地的一小部分,农人们精心整饬的菜畦里,育的是白菜和洋葱种苗,绿意葱茏。这段黄河出山向川的坡头坡尾,恰是中原气候,正适合白菜等蔬菜在这儿孕育未来。也如这满山橡树,就喜欢这种沙石坡,根茎深扎进岩石的纹理,生长得欢实。

沟沟坎坎,野菊花是这个时节的一道风景。黄菊花灿烂,紫菊花萧散,掐一大把在手里,花香一路。野菊花在向阳坡的地头堰边,生机盎然。

又有一男一女超过我们,听口音是黄河南岸的人。现在黄河上架了更多的桥,修了更高等级的路,于是黄河两岸百姓便可以互通有无。河北边的济源与河南岸的洛阳,频繁往来,像是一家人了。

风起,橡树正抖落它的叶子,柏树正凝着它的青翠,鸟儿鸣叫着,时而群聚于草丛,时而分飞于树林。小小的叭哒,一路上撒着欢儿跑前跑后。叭哒只是一只三四个月大的小泰迪狗,也知道挣脱人手,自由如风。万类霜天竞自由,不自由,勿宁死。岂止人和动物,甚至生物亦如此吧。

一路上遇到几处窑洞,砖砌的门窗口,映了黄土的淳朴,是适合丘陵地带的乡村民居生态。我们仔细打量着,计划着在今冬或明春,也在书院箍几孔窑洞。让书院的生态与文化,藉此而进一步水乳交融。

书院这场初雪,迅即消遁于山川森林的浩瀚。似有遗憾,其实这于我们正相宜。至书院的路,多弯而陡,如果雪大了,内外交通往往会受阻,书院的雪景也就只能藏于深闺,反而不比这清浅的初雪更亲近。

书院亦是顺天应时。立冬始,天气收敛封藏。人感应天地气机变化,亦要敛藏。这立冬第一天,结伴而来的大风,正是冬的性格。

落叶簌簌,像一群鸟在眼前掠过。瓦蓝色的海,倒覆而成这一片天,不多的几片白云悠然如船。

几个人,就这样在林间走,说着话,有一搭没一搭的。就感觉世上有书院如此,书院有初雪如此,真是人间一种难以言说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