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的盛典

作者:高洪波      来源:中国作家网      2021-10-13 00:11:04

应学友周桐淦之邀,我先是见识了泰州,然后是姜堰,再然后是溱潼。说到“溱潼”,桐淦认真地告诉我“溱”字一般读作“真”,但唯有用于地名读作“秦”,字典上专有一条的。

归后查《现代汉语词典》,果然如此,第926页上赫然写道“溱,地名,在江苏”。六个极朴实的字,隐在文字背后的,则是一座古意盎然的苏中小镇,是碧莹莹的水以及气势恢宏的“溱潼会船节”。数百艘大大小小的船只,高大的楼船,贡船;小巧的花船,龙舟;齐齐聚在万亩溱湖(旧称喜鹊湖)之上,端的是彩旗如帜,长蒿如林。沿湖四岸,人密如过江之鲫,呼声似钱塘怒潮,十数万的观光客,把个古镇挤得水泄不通,在惊叹声中掀起阵阵喧闹,天空中偶或腾起气球,扎成巨龙扶摇直上,又有滑翔伞掠过助威。水面上的彩船,照我看分明是漂动着的巨型化妆游行,让你看得目瞪口呆。南人弄舟的技巧,让我这个北人唯有叹服。

这一天是清明节的第二天,此地民俗传为纪念当年岳家军与金兀术的一次血战,战后民众祭奠那些民族英雄的灵魂,代代相传,便成为今天这个溱潼会船节,已被国家旅游局确认为“全国十大民俗节庆活动”之一。如此说来,忠勇盖世的岳武穆,留给后人的不仅仅是杭州岳坟、汤阴岳庙,以及荡气回肠的《满江红》和《说岳全传》,他和他的士兵还把一个节目不经意中留给了后人,留给了江苏和溱潼。当万支长篙点水,万把长桨划动,万人高声呐喊之际,溱潼的湖水为之鼓舞,草木为之生色,我还看到一艘龙舟喷火,一艘龙舟喷水,衔枚疾走于水面。龙舟过后是穿旗袍的船女,立在船上撑蒿而行,旗袍顾名思义是旗人之袍,旗人均为北人,均为马上功夫了得的民族,可数代之后旗袍成为淑女之时尚,继而演变成今天水上船娘的集体表演,文化的递进与嬗变,由不得你不叹服!

水上盛典结束了。偶见一位脸颊黑红的汉子,桐淦介绍说这是活动总指挥、姜堰市委副书记高永明。高书记朴实地笑道:“早上四五点钟人们就上船了,为的就是会船节上赛船,荣誉高于一切!这些活动全是各村自发组织的,老百姓高兴得很。”

乡亲们的确高兴得很,从我们吃午饭的餐厅的大玻璃窗望出去,各种彩船仍在自发地比赛着,欢笑声随水花迸溅,竹蒿起落之际,把浓浓的余兴显示出来。此刻阳光下的溱湖,金波潋滟,鸟声鸣啾,真真是一派进口大片的外景地模样。问桐淦十大民俗节还有哪些?他随口说出云南傣族泼水节。

忍不住笑出声来,原来早在1991年4月5日,也是在这么一个日子,我们二人在云南畹町享受过水的祝福,水的盛宴,事后同行的汪曾祺先生调侃我们:“被祝福得淋漓尽致。”

水啊水,江苏溱潼的水与云南畹町的水,竟然这么巧巧地融合在生命的时光中,流淌在记忆里么……

水的盛典,船的聚会,人的力量。或许,还有民族文化中那澎湃不止的生命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