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学习评论 >

这部法规,习近平向军队释放鲜明信号

2019-02-12 11:27    学习大军    

  新春佳节,是万家团圆的日子,而阖家欢乐、喜庆祥和的背后,我们不能忘却的,是戍边卫国、训练战备的中国军人。对这些“最可爱的人”而言,越是节日就越是战备日。正是枕戈待旦、弓满弦张的高度戒备,才换来千家万户珍贵的平安佳节。作为三军统帅的习近平更是如此,春节刚过,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聚焦军事训练监察工作,在日前签署命令,发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训练监察条例(试行)》(以下简称《条例》),自2019年3月1日起施行。什么是军事训练监察?为什么要发布这样的条例?别着急,让我们一同揭开《条例》的神秘面纱。


  水到渠成,应运而生。《条例》是怎样一部法规?作为我军军事训练监察领域的第一部法规,《条例》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习近平强军思想,着眼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严格落实依法治军、从严治军这个党建军治军的基本方略,牢固确立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聚焦备战打仗,健全军事训练监察组织体系,完善工作运行机制,制定坚决纠治与实战要求不符的刚性措施,建立了军事训练领域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制度规矩,对新形势下巩固军事训练战略地位、加强军事训练管理、促进军事训练落实、深化实战化军事训练,全面提高新时代备战打仗能力,具有重要意义。习近平主席主持军委工作以来,总揽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全局,围绕国防和军队建设提出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新要求,形成了习近平强军思想。作为军队建设最基本的实践活动,军事训练能否开展得好,是贯彻落实好习近平强军思想的关键。早在2014年,习近平就指出:“要坚持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进一步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为此,习近平围绕军事训练作了一系列重要指示,明确提出要从体制机制上研究解决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问题。在习近平强军思想指引下,军事训练监察制度这项重要改革就此拉开序幕:2014年成立全军军事训练监察领导小组,启动全军训练监察工作;2015年开展训风演风考风专项整治;2016年军委和战区、军兵种两级机关设立训练监察部门,正式建立军事训练监察体制;2017年军委下发57个单位、99名干部关于违反军事训练规定的处理通报,并聘请了107位军委军事训练监察员;2018年持续加大全军军事训练监察督导问题整改和训练追责问责力度……在主要发达国家军队已普遍重视军事训练监察并形成成熟制度机制的背景下,我军军事训练监察经历的是从无到有、摸着石头过河的历程。时至今日,《条例》的发布终于使我们迎头赶上,推进了从严治军的法治化进程,让我们向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目标又迈进了一步。


  纠风除弊,正当其时。习近平曾深刻指出:“训风不正是对官兵生命、对未来战争极大的不负责任,危害甚大,必须坚决克服。”《条例》的发布正是着眼于通过军事训练监察,整肃军队的训风演风考风,“把备战打仗指挥棒立起来,把抓备战打仗的责任担当立起来。”《条例》共10章61条,明确了军事训练监察的职责权限和工作重点,规范了组织实施军事训练监察的方式方法和程序步骤,构建了覆盖军事训练各层次各领域、贯穿军事训练全过程的军事训练监察组织运行模式。《条例》依据党纪军规细化了军事训练违规违纪问题认定标准,确立了有权必有责、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的鲜明导向,督导全军持续推进训练与实战一体化、持之以恒抓好训练作风建设,为把备战打仗工作抓得实而又实提供了有力制度保证。恩格斯说过,“和平时期,沉醉于和平却成为军队最大的敌人。”和平是对军人的最高奖赏,对和平的麻痹和一厢情愿则是对军人最大的威胁。满清“八旗兵”入关前曾是“威如雷霆、动如风发”的精锐,百余年的安乐后,却“三五成群,手提鸟笼雀架,四处闲游,甚或相聚赌博”,变得不堪一击;卫国战争初期,苏军战备制度不落实,结果在德军闪击下造成严重战略被动;而“珍珠港事件”的惨败,在相当程度上是由于美军作战值班人员放松警惕。古今中外的军事史上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人民军队30多年没有打仗,更要预防“和平病”,承平日久的和平军队必须跳出“自训自评”模式,真正把军队作风建设硬起来,打假治虚、求胜求实,从落实严格的监察督察着手。《条例》既是这样一部军事训练监察的教科书,更是一支标准明确、权责清晰的指挥棒,是铲除训练场上虚花、挤干沙场水分、破除和平积弊的一把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