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明中国 >

风雅艺趣”走进列支敦士登

2018-12-05 23:48    人民网    佚名

2.jpg



  由于文化土壤的不同,东西方在哲学、美学,乃至宗教、民俗等方面,均产生了属于自己的独特体系。那么,如何向西方观众介绍中国文化中最精髓的部分,展现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文化传统以及民族性格呢?目前,在列支敦士登国家博物馆举办的“风雅艺趣——中国人的生活·智慧·艺术”展览,就用绘画讲述了一场“中国故事”。


  “风雅艺趣——中国人的生活·智慧·艺术”展由北京画院与列支敦士登国家博物馆历经三年洽谈筹划完成,于2018年6月28日至10月21日在列支敦士登国家博物馆展出。展览从北京画院7000余件典藏作品中,挑选出58件绘画作品,并配合文房器物,通过“雅风”“民俗”“邮票中的绘画”三个板块,讲述了中国文人的生活状态、观照自然的独特视角、百姓生活的百态千姿、戏曲歌舞的艺术表现,以及中国文化中特有的十二生肖等。展览以形象的画面,向欧洲观众讲述了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


  “雅俗共赏”的中式美学呈现


  在中国人的审美标准里,有一个词叫“雅俗共赏”。“雅”,是中国古代文人所追求的极致之境。它不仅体现在古代文人日常的言谈举止中,同时也贯穿于他们的衣食住行。可以说,“雅”是精英文化阶层审美趣味的核心。高山流水,抚琴自弹,是一种雅;众贤雅集,斗酒吟诗,是一种雅;烟云纵览,挥毫戏墨,也是一种雅。千百年来,中国的文人墨客一直在丰富风雅的内涵。


  “俗”,则是中国民间文化的风味与意趣。勤劳、质朴的中国人在劳动与生活中总结出很多有关人生的智慧与哲学。相对于文人所着意的风雅之事,中国的民俗文化就显得更加生动活泼、妙趣横生。牧童放牛时吹响的悠扬短笛、灯笼爆竹点缀的浓浓年味、现实动物或虚幻之兽组成的十二生肖……这些都洋溢了满满的中国味道。


  可以说“士”与“民”一直是中国文化的主要缔造者,谱写了“雅”与“俗”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趣味。因此展览策划了“雅风”与“民俗”两个板块,来讲述文人雅士所追求的极致之境,以及民间生活中的风味意趣。展览不仅介绍了中国文人所热衷的风雅之事,诸如读书、抚琴、观画、雅集,借物言志的花中四君子——梅、兰、竹、菊,寓情山水的自然哲学,还介绍了市井百姓的传统习俗,例如对忠孝礼义的看重、对子孙满堂的期许、对吉祥长寿的祈愿以及凡事不求人的自得其乐,此外还有独具中国文化特色的戏曲歌舞与生肖纪年。


  用作品呈现中国人的自然观照


  此次展览在展厅中复原了颇有传统文人意趣的文房书案,并利用图文展板介绍了展示器物的名称与使用方法。具有中国文人雅士气息的折扇、烘托民间喜庆的大红灯笼、活泼可爱的十二生肖……观众不仅可以品读关良的戏画,聆赏梅兰芳的《贵妃醉酒》,还可以在互动区体验中国画的风骨意趣。


  和欧洲的沙龙文化相似,中国古代文人喜欢在自家庭院邀请好友雅集,一起欣赏书画、饮酒赏景、焚香品茗。在展出作品仇英(款)《春夜宴桃李园图》中,红衣老者即为庭院主人,他同家眷与好友一起在秉烛夜宴。桌上摆放的白色瓷质酒杯与朱漆盏托是明代文人饮酒的典型用具,而收起的卷轴画则表明主人刚与宾客一同欣赏完书画。茶酒席后的红木条案上,放着古籍、卷轴、赏石、青铜觚以及酒具若干,这些均显示了此次聚会的高雅。


  “卧游”是中国山水画所讲究的一种境界,即画中山水,要可居可游。虽然身在家宅,但目睹画里的云、水、山、石,心可随之畅游在自然山川。中国人笔下的山水林泉,并非他们眼前的真实景色,而是画家心中的山水。因此,即使画的是同一景致,也会有不同的气象,只因画家的胸怀与格局不同。王翚(款)《卧游》册页即体现了这一点。


  展览中的许多作品都呈现了中国人对待自然的观照方式。如在中国民间有三大快活:采耳、捏脚、洗澡。采耳即掏耳朵,除了有清洁耳洞的功能,还能使人在酥痒和紧张之后获得享受与舒适。中国的老百姓,在一天的劳碌之后,仅仅用这样简单的方法,就能得到身体的放松与精神的减压。中国人还喜欢长寿,希望越老越精神。不仅要身体硬朗,豪气与志向也要不减当年。纵使年纪大了,须发花白,也要有所作为。在中国,“升官发财”是句百说不厌的吉祥话,祝愿他人官位高升、财源广进。中国古代将帽子称为“冠”,与“官”同音,画中人将帽子举起,表面看是“升冠”,实际是寓有“升官”之意,即祝愿他人步步高升,大展宏图。如此种种,在齐白石的《挖耳图》《老当益壮》《升冠图》等,均有精彩描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