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伟人风采 >

“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任何时候我都没有让过步!”

2018-05-22 21:32    人民网    佚名

1.jpg

    “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核心,是坚持党的领导。我们多次讲过,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必然四分五裂,一事无成。”


  “在整个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必须始终注意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四项基本原则,是我们的立国之本。


  1992年南方谈话后,邓小平以高度的历史责任感,关注着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一刻也没有停止对一些重大问题的思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即是其中之一。


  1993年9月16日,他在同弟弟邓垦的谈话中提到:“没有这‘四个坚持’,特别是党的领导,什么事情也搞不好,会出问题。出问题就不是小问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优越性就在‘四个坚持’。‘四个坚持’集中体现在党的领导。”这是邓小平在以往对四项基本原则不断阐释的基础上,根据中共十四大后我国开始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新情况,作出的新思考新论断。


  谈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邓小平说:“这个问题可以敞开来说,我那个讲话没有什么输理的地方,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


  邓小平提到的“那个讲话”,指的是1979年3月30日他在党的理论工作务虚会上所作的关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时隔14年,邓小平依然认为,当初“那个讲话”很对很及时,“没有什么输理的地方,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可以敞开来说”。邓小平的这一表示,反映了他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问题上旗帜鲜明、毫不妥协的立场和态度,彰显了其坚定的政治自信。


  邓小平不是第一次作这样的表示。改革开放新时期,类似的情形,至少还有过两次。


  一次是1986年12月30日,邓小平在与几位中央负责同志的谈话中,批评从中央到地方,在思想理论战线上软弱,丧失了阵地,放任资产阶级自由化,好人没有勇气讲话,好像自己输了理似的。邓小平斩钉截铁地说:“没有什么输理的。四项基本原则必须讲,人民民主专政必须讲。要争取一个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没有人民民主专政不行,不能让那些颠倒是非、混淆黑白、造谣诬蔑的人畅行无阻,煽动群众。”


  一次是1992年的南方谈话。着眼于社会主义中国的长治久安,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反复告诫:“在整个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必须始终注意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依靠无产阶级专政保卫社会主义制度。”他同时强调:“运用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巩固人民的政权,是正义的事情,没有什么输理的地方。”


  “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四项基本原则,我们绝不会放弃。”


  在改革开放之前,邓小平也有过类似的表态。


  1957年1月16日,他在和刘少奇召集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讨论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稿,谈到青年团的首要问题是接受不接受党的领导时说:“欧洲现在有一股风,不敢讲党的领导,好像讲了就输了理似的。”针对这种情况,邓小平指出:“接受党的领导是中国青年的好传统。”“不敢提接受党的领导,就是向资产阶级投降。”


  不仅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没有输理,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同样没有输理。1989年3月4日,邓小平在同中央负责同志的谈话中说:我们搞四化,搞改革开放,关键是稳定。“中国不能乱,这个道理要反复讲,放开讲。不讲,反而好像输了理。”


  当时,一些地方在党的宣传工作上,没有积极主动、理直气壮而又有说服力地宣传四项基本原则,没有对一些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严重错误思想进行有力的斗争。针对这种现象,邓小平多次提出严肃批评。他反复强调,一定要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对怀疑四项基本原则的思潮,一定要“用巨大的努力”“作坚决的斗争”;对一些人散布的所谓社会主义不如资本主义的言论,一定要“彻底驳倒”;对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并且触犯了刑律的人,一定要“严肃处理”。


  邓小平本人就是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宣传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典范。翻阅他的文选、文集、年谱、传记,关于坚持社会主义、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等深入阐释而又充满感情的话语比比皆是。他说:“如果我们不坚持社会主义,最终发展起来也不过成为一个附庸国,而且就连想要发展起来也不容易。”“只有人民内部的民主,而没有对破坏分子的专政,社会就不可能保持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就不可能把现代化建设搞成功。”他又说:“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核心,是坚持党的领导。我们多次讲过,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必然四分五裂,一事无成。”总结自己几十年革命和建设生涯,邓小平说:“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任何时候我都没有让过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