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伟人风采 >

恩来总理讲究穿衣 佩戴国产“上海”手表

2019-01-09 19:21    中华网    佚名


        在展台上,一块发黄的老手表静静地躺着,表面上一行细细的字“第一次试制样品”表明了它曾经的辉煌,这是1955年9月上海试制成功的国内第一只细马手表。上海钟表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董国璋说,这块细马表有一段故事。马是手表的心脏零件,粗马是用钢丝做成的,当时,上海已经能制造粗马手表了;而细马是用人造宝石制成的,更耐久。由于新中国成立不久,受到一些国家的制裁和封锁,1955年,上海轻工系统调集28个单位的58名能工巧匠,试制成功第一只细马手表。


  “什么时候能让我戴上我们自己生产的手表呢?”这曾经是周恩来总理的期盼,当他听到上海牌手表生产出来了,高兴地买了一块,从此,这块上海牌手表一直伴随总理,直到他逝世。

1.jpg

        周恩来信奉并遵循“人靠衣装马靠鞍”的东方文明。


  人靠衣装,周恩来必然要有各种“讲究”。我替他总结了4条:讲究选料,讲究款式,讲究穿衣保密性,讲究作衣的时机和理由。


  首先谈谈在作衣置装的选料上有什么讲究?


  一进城,周恩来就跟我谈话:“进城了,以后你就不要叫副官了,当行政秘书吧。”当时也没什么正式命令,总理谈了话,就从上到下都改称我何秘书,并负责总理的生活。


  谈话后,总理交给我一项工作:“我参加活动多,仪容是否整洁,国内国外都注意;给你们提个要求,我的衣服一定要能表现出中国人的脸孔。”那时,北京裁缝手艺最好的大约就是“红都”了。五六十年代,只有外国使馆和中国高级官员才能在那里做衣服,用现在话讲,是中央首长做衣的“指定厂家”。


  我陪总理来到“红都”,有关服务人员迎来,见到总理的激动喜悦自不必说,他们都知道总理的衣装关系中国人的形象,将各种高级衣料向总理介绍:“为满足出国人员需要,我们进口了一些英国呢料和澳大利亚毛料;各型各色比较齐全……”总理摇摇头:“不要进口的,要国产的。”服务员马上理解,向总理详细介绍国产衣料。总理向我们交待:“今后我做衣,无论毛料布料,必须用国产的。”总理仔细选择了衣料。他对衣料和颜色大致是这样选择的:首先选了上海产的法蓝绒,又选了青色粗呢毛料各做一身中山服。刚进城主要就是这件青色粗呢毛料中山服当“礼服”,接见外宾和参加重要活动都是穿这件衣服。接着又选了蓝昧叽布做一套夹衣;又选了普通的斜纹布、平纹布作夏装。记得平纹布是灰色的,总理喜欢浅灰色,也是做成中山装。做内衣都是选择普通白市布,他不大喜欢穿棉毛衫,棉毛裤,都是用普通白布做成衬衣衬裤。


  以后再为总理做衣,就是由我带人选料了。按照他的习惯,无须再请他过目。比如有了国产毛的确良后,我们曾用这种料为他做夏装。


  我们还为总理做了两件大衣。一件是用灰色昧叽布做的夹大衣,春秋穿;一件是浅青色海军呢大衣,冬天穿。


        总理从不戴帽子,无须我们去挑选制作。


  总理喜欢穿普通单色的线袜子,有了尼龙袜子后,据说毛泽东不喜欢尼龙袜,仍然穿线袜子。总理接受了尼龙袜子,60年代开始穿尼龙袜。


  总理喜欢穿黑布鞋和黑皮鞋。他外出活动多,走路快,要求鞋尽量合脚。我曾陪他去东安市场买鞋,围观群众很多,事后公安部门很紧张,怕安全出问题。总理不以为然,说:“那也得到群众中去嘛,进城了又不是进了禁闭室,那就危险了。”我插话:“人太多,影响秩序也是实情。以后还是我们给你买回来。”总理和我脚一般大,身材也差不多,鞋可以互相换着穿,汗衫和大衣有时他也穿我的。那次在东安市场没买到合适的鞋,总理又到同春和鞋店去选了选,还是没合适的。虽然是晚上,人仍然不少,认出了总理,围观造成混乱,怕影响营业秩序,总理就回来了。后来还是定做了一双皮鞋。并且特别关照:“要用国产牛皮。”


  总理佩戴的东西也都是国产货。小到手绢大到手表。


  刚进城时,实行供给制。我国还不能生产手表,中办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从香港买来手表,每人一块,给总理的那块是瑞士产的劳莱司自动表。总理欣赏一番那块表,发出一声感慨:“什么时候能让我戴上自己生产的手表呢?”上海首先使总理实现了愿望。记得总理听说上海生产出手表的消息后,无限欣喜,扬手遥指东南:“告诉他们,我买一块。按市场价买。我给他们做广告!”那时人们对广告的认识同现在远不能比,若是人们有现在的头脑和意识,总理给上海表作广告的举动,不知将被有头脑者做多少文章,产生多大的影响,带来多大的市场和效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