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伟人风采 >

习仲勋蒙冤往事:下放期间回家探亲 分不清儿子

2018-04-08 21:09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佚名

        编者按:近日,《习仲勋画传》由人民出版社在全国范围出版发行。书中记述习仲勋曾蒙冤16年,两次下放洛阳。第一次下放洛阳,与家人一别就是整整七个年头。1972年,获周恩来特别批示,习仲勋得以与家人见面。然而因分别的时间太久,习仲勋已分不出两个儿子,摘编如下。

MAIN201412160918000184511895693.jpg

  1972年冬,齐心获准带着儿女看望监护中的习仲勋。为了这次相见,齐心和子女专程从外地赶回北京,并拍摄了这张照片。前排右起:齐桥桥、齐心、习安安。后排右起:习近平、习远平。

  1965年12月7日,习仲勋第一次下放河南洛阳,担任洛阳矿山机器厂副厂长。从国务院副总理到工厂副厂长,这样的人生落差不可谓不大,但人们从习仲勋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的沮丧和消沉。

  习仲勋每天上午到第二金工车间电二班劳动,下午读书看报。他还保持着两个生活习惯,一是泡澡,一是散步。他和工人们一起在大池子里泡澡,一边洗一边拉家常。晚饭后,他会走到不远处的苹果园,和群众在田间地头聊天。

  可惜,这样相对宁静平和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了。

  对这场迅速波及全国的“文革”运动,习仲勋从一开始就感到困惑和不解,对红卫兵的“打砸抢烧”很是气愤。给他理过发的丁宏如师傅记得:“有一次在那里理发,他看见造反派把公家商店里的烟和酒拿出去烧掉,他很生气,告诉范秘书说,记下,写信给总理,岂有此理!我说,你不要管这事,造反派都是红卫兵,他们不讲道理呀。他说我不怕!我这一辈子没有见过这样把国家财产拿出来烧的。 ”

  1967年1月1日,《红旗》杂志刊登姚文元《评反革命两面派周扬》的文章,公开点名批判周扬和小说《刘志丹》,矛头再次指向习仲勋。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习仲勋被来自陕西的红卫兵强行带往西安关押、批斗。在西北大学,他和负责看守他的一名红卫兵成了彼此信任的朋友,在京的家人还收到了从西安寄来的一册精装本《毛主席语录》和一封信。这是非常岁月里难得的温暖。

  在一次批斗会上,习仲勋遇到了自己的“良师益友”、陕西省原省长赵伯平。在八届十中全会西北组会议上,赵伯平坚持“仲勋是个好同志”,坚持不揭、不批、不表态,因此受到株连。习仲勋望着已经是65岁老人的赵伯平,心里非常难过。赵伯平长叹了一口气,说:“唉,想不到老了老了还招了这个祸! ”

  习仲勋把自己遭受批判的情况和对“文革”的不理解写信向周恩来反映。习仲勋的境况引起周恩来的重视。 2月中旬,周恩来在接见西安造反派代表时批评道:“我们都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随便把习仲勋抓到西安! ”并一语双关地说:“你们抓住一个习仲勋,以为如获至宝,那是一个刺猬。 ”

  3月19日,陕西省军区即遵照周恩来的指示,宣布对习仲勋实行军事管制,转移到省军区机关,实际上暂时保护了起来。

  10月2日,造反派又将习仲勋拉到富平县迤山中学操场批斗,富平县委书记周惇陪斗。当习仲勋走上临时搭建的批斗台时,台下数千双眼睛齐刷刷地朝他望去。这都是十里八乡赶来的乡亲们,每个人的心里都牵挂着这位家乡的英雄。天气闷热,看到习仲勋不时擦着脸上的汗水,台下有人赶忙找来一把伞站在身边给他一直打着。群众纷纷斥责那些批斗他的人:你们喊什么?1962年闹春荒时,不是他说了话,让老百姓到陕北驮粮,给关中道几个县调拨救济粮,不知道要饿死多少人哩!

  批斗会不得不草草收场。习仲勋回忆:“在迤山中学批斗我,因为天热,怕把我晒晕了,还有人给我打了一把伞。会后,我告诉他们说,我回来了,你们要让我吃上顿家乡饭。他们就给做了扁豆沫糊、红豆面条等风味小吃。 ”

  习仲勋于10月31日和11月初两次写信给毛泽东和周恩来,汇报批斗的情况和思想的变化。1968年1月3日,中央派专机将习仲勋接回北京,从此开始了漫长的监护岁月。

  从1968年初到1975年5月,近8年时间,习仲勋被监护在北新桥交通干校一间只有七八平方米的小屋子里,几乎与世隔绝,所幸的是每天还能看到《人民日报》。在小屋子里,习仲勋坚持每天两次的特殊散步,就是一圈一圈转圈子,从1开始,转一圈数一下,转到10000圈,然后倒着数,从10000转到1。他心中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为了给党和人民再做工作,就要走,就要退,既锻炼毅力,也锻炼身体。他回忆说:我对共产党有充分信心,我认为党中央总会对我有个正确结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