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领导学习论坛 >

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在福建的孕育与实践

2019-01-10 17:57    学习时报    胡熠 黎元生

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深刻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一般规律,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开创我国绿色发展的新局面提供了强大的理论支撑和实践指导,是推动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建设的根本遵循。福建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加快推进绿色发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努力建成践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示范区。


  福建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重要孕育地,也是践行这一重要思想的先行省份。1985年6月至2002年10月,习近平同志在福建工作17年半,先后任职于厦门、宁德、福州和省委、省政府。他始终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高度重视生态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立足福建省情,深入开展调查研究,致力谋划改革发展,提出了一系列符合科学发展规律、具有战略性和前瞻性的生态文明建设理念、思路和重大决策部署,为福建发展注入了强大动力,打下了坚实基础。他提出“筚路蓝缕”“滴水穿石”“久久为功”的艰苦奋斗精神,扎实推动水土流失治理和生态环境建设;把林业摆在山区脱贫致富的战略地位,在全国率先开展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倡导经济社会在资源的永续利用中良性发展,在全国率先谋划生态省建设。他到中央工作后,始终关心支持福建生态文明建设。2014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考察时指出,要有更强的生态意识,大力保护生态环境,使福建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环境更美,努力建设“机制活、产业优、百姓富、生态美”的新福建。深入学习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对贯彻落实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精神,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建设美丽福建具有重大意义。


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思想


  习近平同志高度重视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学习,善于将马克思主义生态自然观与福建省情紧密结合起来,在不同时间、不同场合反复强调生态环境对于人类生存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他指出,“青山绿水长远看是无价之宝,将来的价值更是无法估量”,强调要牢固树立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的理念。他把环境质量纳入民生福祉的重要内容,指出“加快发展不仅要为人民群众提供日益丰富的物质产品,而且要全面提高生活质量。环境质量作为生活质量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与经济增长相适应”。他深入贯彻可持续发展战略,把生态环境优势看作区域经济发展优势的主要表现,指出“现在的经济竞争力,主要表现在环境竞争力上,表现在环境保护这方面做得怎么样”。世纪之交,针对“经济发展付出一些生态环境代价在所难免”的观点,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决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去换取一时的经济增长,强调经济发展要有生态底线思维,“任何形式的开发利用都要在保护生态的前提下进行,使八闽大地更加山清水秀,使经济社会在资源的永续利用中良性发展”。他十分重视提升企业社会责任,在闽江源头调研圣农实业公司时指出,“公司从生态中得到的实惠越多,越要注重生态保护”;“保护不好闽江源头,一场疫情就可能彻底毁灭‘龙头’企业,进而殃及成千上万的农民”。这些重要论述,科学回答了为什么要保护生态环境以及怎么保护生态环境等重大战略问题,包含着尊重自然、谋求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价值观和发展理念,充分体现了他的远见卓识、忧患意识和使命担当,为福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根本遵循和行动指南;也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等重要论述提供了实践基础。


关于发展生态效益型经济


  习近平同志针对福建人多地少、生态资源丰富的特点,强调生态资源是“福建最宝贵的财富”,要“把生态优势、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产业优势”。他指出,要念好“山海经”,要画好“山水画”,做好山地综合开发这篇大文章;要稳住粮食,山海田一起抓,发展乡镇企业,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他指出,“森林是水库、钱库、粮库”,强调闽东经济发展的潜力在于山,兴旺在于林,要“把林业置于事关闽东脱贫致富的战略地位来制定政策”。他充分肯定“稻萍鱼鳖蛙”的立体种养模式,指出“这种生态农业模式,适合在闽北山区大力推广”,强调“农产品加工业一定要走生态效益型产业之路,以内涵式发展为主,使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高度和谐”。在他主持编制的《福建生态省建设总体规划纲要》中,系统谋划了福建生态效益型经济发展的目标、任务和举措,要在20年内总投资至少达700亿元。这些重要论述,深刻体现了对生态生产力的独特认识,包含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理念,体现了“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的系统性思维。这些年来,福建充分挖掘生态资源优势,加快推进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让好的生态释放更多的发展红利;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快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不断培育绿色发展新动能;落实主体功能区规划,出台重点产业布局指导意见和深化山海协作的八条意见,严把产业政策关、资源消耗关、环境保护关,做到资源集约利用、污染集中治理,注重培育绿色产业新增长点,一批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保持了较快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