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治经纬 > 法治要闻 >

城市狗患治理之困:那么多法条咋就管不住一条狗

2018-06-13 21:10    半月谈    柯高阳

上半年上映的动画电影《犬之岛》,讲述20年后的未来社会,狗狗的数量激增,加上犬流感肆虐,给社会带来安全威胁。这些情节对当下现实多少有些“影射”的意味。狗是人类的朋友和伴侣,但近期一连串的恶犬伤人事件,把长期存在的城市犬患问题再次凸显到人们面前。恶犬伤人事件为何屡屡发生?各地出台的养狗规定为何形同虚设?城市犬患如何治理?


  狗患频发,恶犬伤人屡见不鲜


  随着居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饲养犬只等宠物越来越成为一种生活时尚甚至流行文化,宠物保护主义盛行,“吸喵”、“吸汪”、“云养宠”等新词不断涌现。宠物爱好者所饲养的犬只更从过去的普通小狗、袖珍宠物狗扩展到各类“猎犬”“狼犬”“藏獒”等大型犬、烈性犬。半月谈记者在一家名为“猛犬俱乐部”的网络论坛看到,该论坛拥有60余万名会员,比特犬、卡斯罗、斯塔福、罗威纳等30多种烈性犬都有专门的版面,供会员交流饲养心得和买卖犬只。


  居民饲养的大型犬、烈性犬增多,随之而来的是伤人事件频发。今年5月,重庆一名4岁男童在马路上被宠物店的一只比特犬咬伤。比特犬是“世界十大猛犬”之一,是作为斗犬而繁殖培育出来的一种具有强大杀伤力的凶猛犬种。同样是在最近,北京市朝阳区青年路发生恶犬伤人事件,先后有8位市民被恶犬咬伤……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疾病预防控制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报告狂犬病发病516例,死亡502例,与艾滋病、肺结核、病毒性肝炎等并列死亡人数最多的传染病种。除了恶犬伤人,现实生活中宠物饲养不当还引发多种社会问题。


  半月谈记者探访发现,虽然文明养犬已被倡导多年,但仍有市民外出遛狗不牵绳,任狗乱跑乱叫,其中不乏大型犬,禁止宠物进入的公园甚至是街道校区的路面,也经常可以见到狗的粪便、尿迹。


  “养狗的住户也要多考虑考虑我们这些怕狗人的感受,经常一进小区电梯就碰着四处蹦跶的狗,心里别提多害怕了。”家住重庆市两江新区的市民谭小姐说,“现在小区里养狗的人太多了,我家孩子才两岁多,因为恶犬伤人事件频发,我都不敢带孩子下楼散步了。”


  形同虚设,养狗法规遭遇“执行难”


  恶犬频频伤人,谁来治?半月谈记者了解到,为了维护社会生活秩序,近年来多地先后出台了养犬规定,试图对居民养狗加强管理。


  2003年出台并实施的《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规定,未经登记和年检,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养犬。在东城区、西城区、朝阳区、海淀区等重点管理区内,每户只准养一只犬,不得养烈性犬、大型犬。居民应依法办理养犬登记、年检手续,并给自己的爱犬注射狂犬疫苗。


  还有一些城市对市民养狗做出更详细的规定,明确养狗人的责任。哈尔滨市2013年发布通告要求,居民养犬每户限养一只,禁止饲养烈性犬和大型犬;凡肩高超过55厘米、体长超过75厘米的纯种犬及杂交犬均在禁养范围内。江苏省苏州市今年公布的《苏州市养犬管理条例(修订草案)》规定,市民外出遛犬,牵引带必须在2米以内;犬吠干扰他人正常生活,有相邻3户以上投诉的,公安机关将给予警告;犬只发生伤人情形2次以上或者一次伤害2人以上的,公安机关将没收犬只,吊销养犬登记证,养犬人5年内不得申请办理养犬。


  由于养狗管理工作量大、执法力量有限、养狗人法律意识淡薄等原因,类似规定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管理部门普遍反映,“这些规定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实际执行的难度太大”。


  “平时相安无事最好,如果出现了恶狗伤人事件,大家才把这项工作暂时抓一抓。”重庆市一位区级动物卫生监督所的副所长告诉半月谈记者,养狗管理工作目前来说还是一笔糊涂账,“像全区有多少户居民养宠物、有多少宠物没有登记或者注射疫苗,准确的数字谁也说不清楚,要统计起来难度也大”。


  这位副所长分析,养犬管理工作是一项涉及全社会的系统性工作,养狗办法虽然规定公安部门、畜牧、卫生、市政、村委会(居委会)等在养犬管理上都负有责任,但各部门的监管责任界限还不够清晰,日常工作中也相互缺乏有效沟通和协作,难以形成合力,致使养犬规定形同虚设。


  狗患治理,长效机制待建立


  “城市居民养狗之风日盛,反映了人们物质生活得到改善后对精神生活的需求,但养狗人的文明意识和公德意识还需要时间来相应提升。”西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和静钧副教授认为,这为犬只伤人事件埋下了隐患。